您现在的位置:高桥镇中心校>> 教育视野>> 教研文摘>>正文内容

珍惜机遇,促成语文教改的良性发展

 

     北京语文课改让《雪山飞狐》进入高中教材,而鲁迅的作品正逐渐淡出下一代的视野,这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和讨论。但很快人们的心态就归于平和,毕竟从2005年金庸小说《天龙八部》的部分章节入选高中语文读本,曾引起过社会的普遍关注,两年的时间人们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再者说,很多领域都无法规避金庸元素的今天,让金庸作品进教材,不仅激发学生读书的热情,还传递出语文教育体现文化多元的讯号,显示出民族教育可贵的活力和气度。论者不必在鲁迅和金庸的作品上进行雅俗区分,也不必进行经典和娱乐的划分,文学作品本身并不存在水火不容的对抗。只是当新课本走入学生的视野,我们应该透过学生惊喜的眼神看出他们心里的惶惑和担忧,应该反思还有哪些细节做得不够好,有待及时的调整和弥补,这才显示出民族教育改革者应有的态度和智慧。
  教材改版了,接踵而来的问题肯定会不少,为上好这些篇目,相关部门做了多少思想上的准备和教学上的衔接,在教师层面又进行了多少必要的培训和研讨;倘若施教者的思维惯性还是停留在以往的文科教学理科化的解题层面,只会把血肉丰满的作品肢解成干巴巴的题目,师生搅在分数圈里分析来分析去;那么让鲁迅的作品淡出教材也许不是什么值得悲哀的事,恐怕下一个就轮到金庸先生一声叹息了。由此,我们必须清楚;教材改版之后必须是语文教师的迅速成长,是教育资源的进一步优化整合,是营造学生读书氛围的刻不容缓,是考试制度的适时调整;如果我们仅停留在选文的快意上,最后真是连学生都要齿冷了。
  基于此,教材编写者必须达成一种共识,教材中可以减少鲁迅作品的比例,但是我们没有理由绕开鲁迅生活的那个时代。要知道历史上不是任何一个时代都能文采飞扬而且挺立风骨的,历史既然呈现了魏晋风度和盛唐气象,那是一个时代的群体形象共同抒昂的时代风貌。对于我们后来的学习者就应该明白,知晓阮籍的愤世伤时并不影响对嵇康狂放不羁的叹赏,感怀杜甫的沉郁顿挫也影响不了对李白飘逸豪迈的仰望。过去我们虽学了不少鲁迅的篇目而学之不深,就是因为停留在为学鲁迅而只选鲁迅的狭隘,视鲁迅同时代的胡适和梁实秋等大家于不见,使得学生对鲁迅精神的理解只能管中窥豹,体悟不深就是预料之中的事了。
  课本选文不等同于场下观戏,也不同于网上选秀;毕竟学校教育的性质还不能由人气和点击率来决定,它取决于这个民族睁眼看世界的视野,取决于这个时代能引导民族未来走向的精英的智慧,用这种眼界和责任意识筛选出可真正纳入课本的文章。说得更通俗一点,作品的好坏不是哪一派人说得算的,也不是凭哪一部分人的兴趣来决定的,应该由作品自身的品质来决定;否则,谁在任上谁说得算,恐怕受累的还是学生和老师,最终把教材的改编引入没有归途的乱巷。
  再有一旦文章选定,就应扎扎实实地把每一篇文章教好,用不着课内读金庸,课外读鲁迅的玄虚,也不必有鲁迅难解而金庸易读的兴奋;时代发展到今天,只要是丰富学生的文化储备,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提升学生的思想认识水平;即使“我们碰了以前不敢碰的东西”,其精神也是值得肯定的。而让笔者真正担心的是,像鲁迅先生这样一位离我们如此之近的文学巨匠竟这样早地淡出下一代的视野,文化消费未免太快了;虽说消费时代的消费意识不可避免地会渗透到文化教育层面,让人们胃口大开;可吞吐太快,是要导致消化不良的!因此对自己民族文化巨人的景仰和敬畏应该世代传承。
  话又说回来,倘若从一些文化名人中选出其中最能代表中国元素的文学大家,我想,鲁迅在民族文化史上的地位还是鲜有人替代的。这就提醒我们,在今天这个时代,继承和发扬鲁迅的批判精神依然胜过金庸的侠义性格。要知道文化批判的思想势必经过一个痛苦的分娩过程,虽说“痛”并快乐着,可这“痛”如果偏离了思想而偏重了体验,那么,快意恩仇的宣泄就比烛照历史的深刻容易让人接近,刀光剑影的绚丽也会比秉笔疾书的寂寞热闹得多,时人选择金庸而轻鲁迅是会影响新生命的质量的。一个民族无论如何不能失去会深入思想的读书种子,一定要有人甘作坚守“月亮”的大树,那是一种独守的寂寞和境界。
  大家还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其实任何一次教材的更换都有其局限性,“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既是对改革者的激励,也是对新举措存有缺憾的宽容。而我们须避免的是,不能偏重了对感性表达的青睐就去迎合学生的趣味,导致那些长于思辨和注重理性分析的文章收录不足。一个民族要培养能思考的读书种子,一定要提供适合这些人才成长需要的环境和土壤;毕竟时代的文化走向是需要这些人的坚守来应对各种流行因素的碰撞。顾彬,一个德国的汉学家,读鲁迅的文章却能品出“鲁迅作品中的叙述者”带有一种现代意识的不可确定性,需要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进行不停的立场和角度的转换,这样才能领略鲁迅作品思想的深邃和博大;由此,我们深感在教材编写中编入者的知识结构和阅读视野有多重要。
  最后要补充一点,倘若我们没有准备充分就对《雪山飞狐》进行老一套的人物分析,恐怕也只能就环境描写衬托人物的英雄形象来总结几个要点;如果再追问“胡斐是否应当通过暴力手段解决个人矛盾”的问题,真还不如回到《三国演义》中去温习“关羽斩华雄”一段来得畅快淋漓:云长“出帐提刀,飞身上马。众诸侯听得关外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众皆失惊”短短三十几个字就写尽了关羽的神勇和打斗场面的激烈。要知道真正的艺术审美也不见得都是通过更换读本来达成的。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